http://www.yuanqingjiasi.com

新闻推荐

时间:2020-02-25

下午1点,刘宝成骑着电动车准时到达小庄路口,锁好车,戴上口哨,拿出小红旗,熟练地解下拴在路灯上的警戒绳,开始上岗了。 刘宝成今年53岁,是北京朝阳区的一名交通协管员,在双龙路片区负责交通疏导和违章车辆处罚工作。最近,他被调到小庄路口负责交通协管和疏导工作,用他的话说,是“扩张了工作版图”。 交通协管员的工作每天分两班,早班是上午7点到下午1点,晚班是下午1点到晚上8点。每天,刘师傅都要在路口拉着警戒绳站7个小时,遇到交通拥堵的时候还要加会儿班。当我们问他下班的时候会不会腰酸腿疼,刘师傅笑着说:“你们是业余的,当然会受不了;我这是专业的,练出来了。”他边说边指了一下路对面的协管员,“我们那位老同志都60多岁了,照样站得了。” 2002年,刘师傅从北京一家化工厂下岗,之后在一家快餐店工作了6年。2008年,北京奥运会前夕,他正式成为一名交通协管员,拿着每月1200元的工资。“现在物价涨得忒快。我们家现在的早饭就是做点儿西红柿打卤面,鸡蛋都不舍得放,凑合着吃呗。孩子还在上学,要为他省下钱。” 午间的阳光依然刺眼,交通协管员没有任何遮阳设备,刘师傅拿出自带的水杯喝了口水,坚持站在马路边。“跟你说句交心话,说不累是假的,谁能不累呢!”刘师傅说,“但这不是个工作嘛!人活着就要工作。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,可能吃不了这个苦。” 交通协管的工作并不是看起来那么轻松,尤其是今年4月,北京市恢复了交通协管员“贴条”罚款的执法权之后,在社会上引发很大争议。“现在经济是发展上去了,可人的素质还是要提高。我们还不是为了大伙儿生活安全和方便嘛。这些工作总是要有人做。不讲理的人我们都遇到过,骂人的有,动手打人的也有,遇到这样的事儿,只能受着。”刘师傅说。 下午6点,路上的车流量逐渐增多,每次红灯亮起,刘师傅的警戒线后面都会停留着大批行人、自行车、电动车。此时此刻,刘师傅顾不上和我们说话了,全身心地维持秩序,疏导交通…… 刘师傅说,再过两年就可以退休了。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坚持,坚持每天按时到岗,坚持每天认真工作,坚持每天平安回家。 晚上8点,交通高峰已过去,华灯初上,往来的车辆有条不紊地流动着。“我要下班了。”刘师傅边说边脱下协管员马甲,把警戒绳系回到路灯上。“你们今天也辛苦了。”他笑着说。 夜色渐浓,丝丝寒意。刘师傅骑上电动车,冲我们挥挥手,踏上回家的路,背影慢慢融进灯影里。

一线感言 交通协管员,多么“不起眼”的工作。每一天,他们都会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。可是,我们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去走近他们,了解他们。在我们的身边,在我们的生活中,有很多很多像老刘这样的普通人。他们默默无闻、日复一日地从事着普通的工作,无怨无悔。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奉献,我们的社会才多了一份和谐,多了一份文明。 “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,可能吃不了这个苦”,老刘的这句话,让我们久久难忘。是啊,我们还能吃得了苦吗?坐在空调房里,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工作便利,以至足不出户,笔下也能洋洋万言。可是,如果“吃不了这个苦”,我们又怎能真正走近老刘这样的普通人,获得他们内心的认同,让他们掏出心里话呢? “以群众为师,向群众学习”,在老刘及许多像他一样的普通人身上,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。从他们身上,我们可以汲取力量、获得启迪。

来源:人民网 2011-11-14

交通协管员的工作每天分两班。交通协管员的工作每天分两班。交通协管员的工作每天分两班。下午1点,刘宝成骑着电动车准时到达小庄路口,锁好车,戴上口哨,拿出小红旗,熟练地解下拴在路灯上的警戒绳,开始上岗了。 刘宝成今年53岁,是北京朝阳区的一名交通协管员,在双龙路片区负责交通疏导和违章车辆处罚工作。最近,他被调到小庄路口负责交通协管和疏导工作,用他的话说,是“扩张了工作版图”。 交通协管员的工作每天分两班,早班是上午7点到下午1点,晚班是下午1点到晚上8点。每天,刘师傅都要在路口拉着警戒绳站7个小时,遇到交通拥堵的时候还要加会儿班。当我们问他下班的时候会不会腰酸腿疼,刘师傅笑着说:“你们是业余的,当然会受不了;我这是专业的,练出来了。”他边说边指了一下路对面的协管员,“我们那位老同志都60多岁了,照样站得了。” 2002年,刘师傅从北京一家化工厂下岗,之后在一家快餐店工作了6年。2008年,北京奥运会前夕,他正式成为一名交通协管员,拿着每月1200元的工资。“现在物价涨得忒快。我们家现在的早饭就是做点儿西红柿打卤面,鸡蛋都不舍得放,凑合着吃呗。孩子还在上学,要为他省下钱。” 午间的阳光依然刺眼,交通协管员没有任何遮阳设备,刘师傅拿出自带的水杯喝了口水,坚持站在马路边。“跟你说句交心话,说不累是假的,谁能不累呢!”刘师傅说,“但这不是个工作嘛!人活着就要工作。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,可能吃不了这个苦。” 交通协管的工作并不是看起来那么轻松,尤其是今年4月,北京市恢复了交通协管员“贴条”罚款的执法权之后,在社会上引发很大争议。“现在经济是发展上去了,可人的素质还是要提高。我们还不是为了大伙儿生活安全和方便嘛。这些工作总是要有人做。不讲理的人我们都遇到过,骂人的有,动手打人的也有,遇到这样的事儿,只能受着。”刘师傅说。 下午6点,路上的车流量逐渐增多,每次红灯亮起,刘师傅的警戒线后面都会停留着大批行人、自行车、电动车。此时此刻,刘师傅顾不上和我们说话了,全身心地维持秩序,疏导交通…… 刘师傅说,再过两年就可以退休了。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坚持,坚持每天按时到岗,坚持每天认真工作,坚持每天平安回家。 晚上8点,交通高峰已过去,华灯初上,往来的车辆有条不紊地流动着。“我要下班了。”刘师傅边说边脱下协管员马甲,把警戒绳系回到路灯上。“你们今天也辛苦了。”他笑着说。 夜色渐浓,丝丝寒意。刘师傅骑上电动车,冲我们挥挥手,踏上回家的路,背影慢慢融进灯影里。

一线感言 交通协管员,多么“不起眼”的工作。每一天,他们都会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。可是,我们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去走近他们,了解他们。在我们的身边,在我们的生活中,有很多很多像老刘这样的普通人。他们默默无闻、日复一日地从事着普通的工作,无怨无悔。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奉献,我们的社会才多了一份和谐,多了一份文明。 “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,可能吃不了这个苦”,老刘的这句话,让我们久久难忘。是啊,我们还能吃得了苦吗?坐在空调房里,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工作便利,以至足不出户,笔下也能洋洋万言。可是,如果“吃不了这个苦”,我们又怎能真正走近老刘这样的普通人,获得他们内心的认同,让他们掏出心里话呢? “以群众为师,向群众学习”,在老刘及许多像他一样的普通人身上,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。从他们身上,我们可以汲取力量、获得启迪。

来源:人民网 2011-11-14